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精选
从一起彩票纠纷案看夫妻共同债务认定
发布时间:2019-08-01    稿件来源: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案情简介】 

  原告左某与其丈夫包荣成共同经营彩票销售业务。2012年10月22日,被告陈某携带数万元至该彩票销售点进行投注。被告投注完毕仍未能中奖。被告陈某仍然要求在彩票店内继续投注,原告左某夫妇向彩票投注机内充值为其提供投注资金,后原告与被告陈某进行了款项结算,共同确认被告陈某因购买彩票总计欠原告69791元,被告陈某向原告左某出具了欠条。2013年1月12日被告陈某归还原告5000元,并于同日向原告重新出具了欠条。 

  【调查与处理】 

  原告左某与被告陈某、崔某彩票纠纷一案,京口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4日受理,原告诉请陈某和其妻子共同归还欠款。2013年5月8日,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京民初字第835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归还原告左某彩票购销欠款64791元及利息,驳回原告左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原、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诉,2013年9月29日,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镇民终字第0860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1.关于陈某欠左某款项的定性问题。 

  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本案左某与陈某之间就借款数额、还款期限等借款合同的主要内容均未达成合意,左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陈某在欠条形成过程中有“借款”的意思表示,陈某未实际获得借款,左某作为彩票点的经营人向投注机中充值并按陈某要求购买彩票的行为,不能认定为向陈某支付了借款,故左某、陈某间不存在借款合同关系。本案中,左某明知陈某没有投注资金的情况下,用彩票投注机的余额为陈某投注彩票属于彩票销售的范畴,投注机内余额用完后,左某继续向彩票投注机充值的目的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满足彩票购票需求的经营需要,故左某、陈某之间存在彩票购销关系,陈某因投注资金不足赊购彩票而向彩票点经营人出具的欠条,是在彩票购销合同中形成的债务。 

  2.关于左某向陈某销售彩票是否违反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五十二条中规定的导致合同无效的强制性规范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彩票管理条例》中关于禁止赊销彩票的规定规范的对象是彩票投注站的经营行为,目的是为了保证彩票销售款能及时足额上缴到彩票专用账户,属于行业管理性强制性规范,非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左某作为彩票销售点的经营人在陈某没有购买彩票资金的情况下,仍然向其出售彩票,构成彩票的赊销。但左某、陈某间购买、销售彩票的意思表示真实,不损害公共利益,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中其他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不存在彩票购销合同无效的情形,左某、陈某应当按照合同内容履行彩票交付义务和彩票价款支付义务。庭审中,左某、陈某双方共同确认,陈某共欠左某相关款项69791元,并于2013年1月12日归还5000元,故尚欠款项应按64791元计。陈某未在合理期限内归还左某上述款项,左某有权向陈某主张该款项及逾期归还所产生的利息损失。 

  3.关于陈某所负欠款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 

  陈某在彩票点连续投注数万元后继续赊购彩票,一天之内投注十余万元,其行为的本质是以个人资信赊欠大额的合同利益,因赊购彩票所负的债务已远超出了家庭正常消费和投资的范畴,且没有证据表明陈某、范冬梅对陈某在彩票上的大额投注和赊欠行为是明确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故陈某在本案中因赊购彩票所欠款项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综上,陈某尚欠左某彩票购销款64791元事实清楚,陈某应当在左某催告的合理期限内归还上述款项,上述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陈某范冬梅对此不应当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2013年5月8日,京口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陈某归还左某彩票购销欠款64791元及利息;驳回左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乡居民家庭财产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公众的婚姻家庭观念和家庭投资渠道也日趋多元,许多家庭的财富因此快速增长,因投资而产生债务的风险也在不断放大。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串通“坑”债权人,或者夫妻一方与债权人串通“坑”另一方等典型案例时有发生。这些因素叠加投射到家庭生活中,使夫妻债务的认定成为非常复杂的问题,原有法律、司法解释虽然已经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体系,防范了夫妻双方串通损害债权人利益和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损害另一方利益的风险,但有关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举证证明责任等方面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成为全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为此,2018年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简称《共同债务解释》),根据《共同债务解释》的规定,夫妻共同债务形成时要“共债共签”或一方事后追认,或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对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补充规定》和《共同债务解释》的相继出台,进一步细化和完善了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合理分配举证证明责任,引导民事商事主体规范交易行为,加强事前风险防范,平衡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因此,本案的判决,无论从法律上,还是在实践中,都具有典型意义。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法制宣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镇江市司法局、镇江市法制宣传工作者协会主办
Copyright 2009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0205253号-1